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华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传统与现代之间的选择——黄华三水墨画的启示

2013-05-15 10:29:3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潘力
A-A+

  长期以来,“中国画现代化”的课题始终困扰着中国艺术家,如何在批判与继承之间做出取舍,在探索与寻求中找到让中国画与西方绘画平等沟通的平台,进而实现中国画的现代化已在美术界讨论多年。在我看来,“中国画现代化”和“油画民族化”的口号一样,如果只是停留在视觉效果和技法层面的修改的话,都难以摆脱变革的困境,正如事实早已证明的那样,简单地将抽象表现主义的手法引入中国画而产生的所谓“先锋水墨”,只能是丧失传统文化精神,徒有现代绘画的躯壳,无法从根本上引领中国画的现代化之路。面对当下已波及人文艺术领域的“全球化”浪潮,如何看待东西方文化渊源的差异,如何坚守民族文化的价值体系,进而处理本土文化与现代化之间的关系,是我们必须直面的尖锐问题。黄华三近年的水墨人体系列正是体现出对这种现实的艺术困境的深入思考,为探寻中国画的现代形态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我第一次看到黄华三的水墨画,大约是在七年前的一个小型展览上,他展出了几幅以李白诗意为题的人物小品,后来又陆续在其它画展上见到他的类似作品。一叶扁舟,半扇竹蓬,人物总是作慵懒闭目沉思状,颇具“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的闲散宁静。与其说这是几幅水墨小品,我觉得不如说是黄华三自身精神状态的真实写照更贴切。那时他刚从德国归来不久,挟西方当代思潮,观国内画坛现状,他正陷于矛盾的困惑中。众所周知,随着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改变,作为农业文明和封建文化产物的传统中国画赖以生存、发展的时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转换。随着“全球化”而来的是西方文化的强势扩张,中国画在走过漫漫千年旅途之后正面临自身生存空间的消失以及外来文化的冲击,这是最具本质意义的挑战。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绘画?我们所引以为荣的“传统”的现实意义和未来价值何在?这是每一位有志探索中国画现代之路的艺术家所面临的尖锐课题,黄华三也不例外。

  近年来,无论中国画的面貌发生了多大程度的变化,“书画同源”这一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形式以及被视为其不可动摇的精髓所在的笔墨技法和工具材料毕竟都己历经千年之久。乃至外国学者都惊讶于我们“不时略微调整一下从明末清初流传至今的国画样式”,“悠然嬉戏于书画一体的境地……”。不能不看到,尽管从康有为到陈独秀都几乎一致地主张否定明清文人画、将学习西方写实美术作为振兴中国民族美术的良方,但是以“复兴民族文化”为幌子的传统观念依然从根本上阻碍着中国美术的变革之路。中国绘画从题材技法到精神旨趣,仍然津津乐道笔墨本身的独立审美价值,仍然倾情于传统的山水景观与人文理想,静观与冥想、悠闲与出世依然是大多数水墨画家的价值理想。与此同时,回顾二十余年来“中国画现代化”走过的历程,虽然思想的禁锢正在逐步消弭,但传统的技法程式依然无以撼动;虽然视觉形象有所翻新,但艺术的熔铸却流于简化。最终的结果是导致民族文化价值和主体意识的丧失,在努力跻身世界舞台的路途上日益丧失自身的话语主动权。

  黄华三意识到,所谓的“中国画现代化”,归根结底是一个如何对待传统的问题。他在授课时对学生说的一段话鲜明体现了他的主张:“人生短暂,且前人留下的好东西实在太多了,我们在上学的短短几年时间里要掌握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精华是根本不可能的。实际上,怎样学习传统,掌握方法是关键。所以,我们既要学习传统,又不要与古人较劲,不要和古人拼笔墨、拼书法、拼诗词修养……因为拼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同时,黄华三也清楚地懂得独特的画面图式符号对艺术家成功所起的关键性作用,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探寻简单地停留在纯粹寻找与众不同的图式或符号的层面上,因为艺术史已经昭示,艺术创新的原动力在于方法论的突破。

  对于有着十余年海外实践经历的黄华三来说,“现代化”的课题具有特别的意义。20世纪80年代,许多中国画家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而悲壮地离开滋养其艺术生命的民族文化土壤,到海外去寻求知遇。这一方面是为了准确地把握西方现代艺术的脉搏,另一方面则是借此对民族艺术有客观、整体的参照和深入的挖掘。德国作为新表现主义的策源地,展现出不同于作为样式或风格的抽象表现主义的现代艺术景观,具像绘画摆脱了写实的技术规范,以明确的形象和主题介入当代社会,有着强烈的区域与时代特征。对于来自中国的黄华三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因为他无法以他在中国的经验直接介入德国的艺术生活,语言模式的选择成为他初抵德国时的最大困惑。今天看来,这实际上是一段弥足珍贵的经历,黄华三从中切身体会到,民族化的意义在于对传统形态创造性的现代转化,从深层次来看,久远的历史积淀已使得笔墨不仅是一种工具或技法,而已经成为维系东方精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已经被视为民族身份的符号和文化礼仪,作为中国民族文化的精粹和代表,它在面对外来文化的冲击和渗透的历史时刻,具有民族文化的传承者和保卫者的身份”。因此,在黄华三看来,有关中国画的讨论,已经具有如何对待民族文化、民族观念与人文理想的态度的意义,中国画作为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其核心价值已经与中国文化的整体规范不可分离。

  于是,黄华三近年来开始了有选择的自我扬弃与调整,他不再单纯地坚持欧洲的抽象或是传统的写实,而是独具匠心地在西方现代主义和中国传统绘画之间寻找契合点。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尝试画面因素的构成和兼工带写的技法运用,并凭想象与记忆作画,贴切地说是一种水墨人体创造。他有意弱化自己擅长的写实绘画,进而强化水墨技法与画面效果,以自由奔放的笔墨表现严谨的人体造型。黄华三的人物画造型简约精准,神采灵动郁勃,处处体现出传统绘画的精妙魅力。同时从画面中也不难看出他个人主观意念以及线条与色彩的自由与随意,色彩明快而不失沉稳,人物造型则是在色墨中以面为破法,长于表现婉约优美的女性形象。在他的画面上,既有发思古之幽情,又有现代人物的运动感、诗意和色彩。人体在自由的空间中振奋升腾、恣意舒展,涌动着蓬勃激越的生命力,这显示了他对生命意志的大胆表述和对生命节奏形式的刻意追求。然而在我看来,黄华三笔下的人物从根本上说并非他所要表现的主体,或者说只是一个载体。重要的是他在人体上巧妙地植入了以宋代工笔花鸟画为蓝本的纹身花卉,这是他所提取的具有典型特征的中国传统造型图式和符号。纹身花卉在技法上以线为主,力求高古,并与人物造型浑然一体。这是与黄华三对传统中国画尤其是宋代花鸟画的深刻理解不可分割的,也体现了他在追寻“中国画现代化”的道路上并未放弃传统,而是清晰地意识到传统绘画之于今天的技法魅力与文化价值。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华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